Q猫生活

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

来港宣传——12月将首度来港举办个唱,药师寺宽邦月前率先来港与歌迷见面。(冯凯键摄)演唱心经——药师寺宽邦以和声方式演绎《般若心经》,听来令人心情舒坦。(短片截图)以乐弘法——药师寺宽邦望以音乐与观众结缘,传扬佛法。(网上图片)早阵子网上疯传一张海报,一个僧人在苍郁的树林前双手合十,一脸肃穆,上方写

Q猫生活2020.07.14

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 来港宣传——12月将首度来港举办个唱,药师寺宽邦月前率先来港与歌迷见面。(冯凯键摄)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 演唱心经——药师寺宽邦以和声方式演绎《般若心经》,听来令人心情舒坦。(短片截图)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 以乐弘法——药师寺宽邦望以音乐与观众结缘,传扬佛法。(网上图片)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 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 日本和尚 以乐结缘 结他轻奏 潮唱梵音

早阵子网上疯传一张海报,一个僧人在苍郁的树林前双手合十,一脸肃穆,上方写着「缘」,更印有12月演唱会的资料,乍看以为是恶搞。上网查查看,影片中他在台上轻拨结他,闭上双眼,以平稳的嗓音不徐不疾地吐出一串又一串听不懂的歌词,却教人呼吸平静起来。这下子的放鬆,让人猝不及防,香港演唱会门票,网上开售数小时已被抢购一空——他的名字是药师寺宽邦。

僧侣给人的普遍印象都是深居简出,不苟言笑,每天潜心修学。药师寺宽邦形容自己是个乏味没趣的人,除了音乐别无兴趣——僧人夹band,这听来其实已相当有趣。他现在担任寺庙的副住持,每天过着平淡规律的生活,打扫寺庙、做法事、主持葬礼,晚饭后有空便会尝试创作。

为经文谱曲,药师寺宽邦凭一首《般若心经》在网上爆红,以吟唱方式表达经文,看他悠然自得地闭目演唱,即使不谙日语,在均速的吐字中自然而然地感到安定,音乐中这种打破语言隔阂的感染力,大概是他单凭一支结他、一把嗓子能够冲出日本的原因。12月他将与乐队队友一同前往大陆不同县市、台北,更会来到香港巡迴演出。他笑说日本的听众看他表演时大多表现沉静,使他无法得知自己的表现如何,「之前到中国表演,结束时大家都『呼呼呼』,这种反应还是第一次!」他举起双臂模仿观众振臂高呼,与记者笑作一团。

登上寺庙网站,网页设计淡雅轻鬆,更特别设有「副住持的音乐活动」一栏,方便信众追随他的最新音乐动向。他从前不曾想过两种志向可以相融,毕竟玩音乐曾经只是他逃避接管寺庙的方式。

生于寺庙 曾以音乐逃避传承责任

39年前的一天,药师寺宽邦在日本爱媛县今治市的海禅寺出生。寺庙位处高地,放眼可以俯瞰市内行人如鲫的街景。这座小寺庙名气不大,偶有长年支持的信众前来参拜,却鲜有人慕名而来,他说自己就在这个宁静的寺庙环境中成长,闭上眼,他微笑想了想,「我像寺庙的儿子一样,在那裏被抚养长大」。

日本寺庙住持奉行世袭制,药师寺宽邦的父亲是海禅寺住持,对他自有一定期望。在他印象中,父亲管教不算严厉,他如其他同龄小孩一样每天上学,度过了愉快的童年,只是每天清晨要提早起牀先读读《般若心经》,「也会聆听父亲有佛教意味的教导」。他笑说。虽然父亲从未明言,但身边的人从小已不断问他什幺时候继承寺庙,使他心裏愈发觉得是种负担,「我不太明白需要承担的责任,开始想从闲适的音乐中追求超脱的感觉」。

创作受日本传统歌谣影响

中学时期开始,他自学结他,后来与朋友组成乐队「喫茶去」,他说除了因为兴趣,也是为了逃避家人铺垫的路。乐队中,他担当主唱,也负责作曲填词。他说乐队名称「喫茶去」除了是佛教禅学中「请你喝茶」的意思,也指「邂逅」——当年的他,也许不知道多年后自己会从逃遁的道途上跟宗教重新遇上。

「喫茶去」的歌曲主题很多都与「故乡」有关,少年不识愁滋味,年纪尚轻的他,歌中寄託的是一种较为轻盈的乡土情怀,「我与其他成员虽来自不同的地方,但不同的地方风景基本相同」。以简单的旋律和歌词描绘对家乡的感情,这种质朴的情感或许是受他从小喜欢的日本传统歌谣感染。喜欢「演歌」语言简单的质朴音乐之外,他腼腆补充:「还有,我到现在都很喜欢安全地带的玉置浩二。」

佛缘早在音乐中

他随音乐逃离,绕了一圈,音乐却把他带回来。「一次粉丝跟我说,你的歌让我想起了我爷爷。」那句话说到他心坎裏,才让他发现,自己做音乐与父亲在寺庙裏做法事原来同样在表达对亲人的思念,后来逛书店时他不自觉拿起了一本佛教书,那一刻终使他了然,自己一直在逃避的原来正是他的根,遂萌生了修行的念头。「在一名朋友推荐下,有佛缘而且时机合适,我后来便去了天龙寺修行。」一切随「缘」。

修行的两年间,他每天专注念经打扫。有没有偷偷哼歌?他摇头说没有,「我和家人分开,停下了喜欢做的音乐,进入了纯粹的状态,因为什幺都丢下了,自己到底想做什幺,自己到底在想什幺,反而更明白了」。他没有忘记自己年轻时的理想,想重振时人对语言相对单薄的日语歌曲的喜爱,一直创作包含「禅」哲学的歌曲,言简意赅,「我通常先填词,后谱曲」。「日日是好日」是佛教用语,也是他们其中一张专辑的名字,「有开心的日子,也有伤心的日子,但一天过去后不能复返,所以要好好珍惜每一天,歌曲包含了很多类似的信息」。

这次巡迴演唱会以「缘」取名,除了寄望与听众邂逅结缘,也是他对这种禅宗哲学的实践。因为问到当初理想与当下处境有没有冲突,他这样说:「其实对我来说,我没有什幺特定目标。」他耸耸肩,「虽然没有目标,但我想继续以音乐表达佛教思想和精神」。

文:潘晓彤翻译协助:晏彦、方少明编辑:王翠丽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